> 公务员 > 新闻动态 > 正文

妻子患脑萎缩走失 退休丈夫行3000多公里寻妻(图)

更新时间:2018-09-19 17:01点击数:文字大小:

罗婆婆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卜瑜

  通讯员黄凯辉

  粤北山区的六月,时而烈日炎炎,时而大雨倾盆。

  这种忽冷忽热的天气,不少人更愿躲在空调房里。然而,一位已是花甲之年的老人家却时常一个人,风雨无阻地行走于韶关市武江区西联、乳源县侯公渡与桂头、浈江区犁市一带。老人躬着个腰,拿出一沓寻人启事,倔强地走遍了一个个镇街一个个乡村,逢人就问:“你见过这个婆婆吗?你这里有发现流浪老人吗?”

  上个月,一次无心疏忽,家住韶钢的63岁老人罗玉莲和丈夫张抗粦在韶关火车东站附近失散了。患有脑萎缩的罗婆婆上了一辆公交车后,神秘地消失了。张抗粦为了找到妻子,在1个多月的时间里走遍了婆婆最后消失地为中心半径逾百公里的范围,锲而不舍地寻找着她的下落。在这1个多月的时间里,老张光是摩托车的里程就超过3000公里,徒步行走距离更是无可计数。尽管老腰病让他痛得几乎直不起上身,但他还是强忍着寻遍了方圆百公里内的近百个村庄、乡镇、小山,却始终没有发现妻子的身影。他说:“就算走遍天涯海角、就算倾家荡产,我也要把老婆子找回来!”

退休后,老两口曾到北京旅行。

  片刻的疏忽,他再没牵过她的手

  在韶关当地最大的工厂——韶钢工作了大半辈子的张抗粦和罗玉莲夫妇,是典型的中国工人的缩影,他们一起携手走过几十年的安宁岁月。

  没想到,5月9日9时38分一场意外的降临,无情地撕裂了老人们原本以为会平静到老的生活。“我当时要去韶关市区看痛了几个月的腰,老婆子和我一向形影不离,便跟着我去了。”看完病,张抗粦带着罗玉莲来到韶关火车东站,准备在此搭公交车回家。“不料一辆公交车驶了过来,我走在左边,她走在右边,把我们分开了。”等车缓缓开过去后,老张回头,却发现妻子不见了。

  东站广场是韶关市区一个公交换乘的枢纽,大量的公交车、短途城际小巴都在此上客下客。毫无疑问,婆婆就是在这短短的片刻时间没跟上老张,自行上了其中一辆公交车。

  情急之中,老张只见一辆公交车加速驶向广场外。急坏了的老张拼命地向车头的方向跑去,试图看看这是几路车。拥挤的人群、川流不息的车流挡住了他踉踉跄跄的脚步,“结果我既没看到几路车,也没记住车牌。”回忆起那焦急的一刻,张抗粦满是皱纹的脸涨得通红,声音越来越急、调子越来越高,仿佛又回到了那令他心急如焚的一刻。

老张望着自己亲手  为婆婆配的药哽咽不已。

  最后的影像:进了那条路就再没出来

  当时,心急如焚的老张马上冲到了公交站调度室,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总算查清了当时开出广场的是3路公交车。联系上司机后,司机一听老张的描述就确切地告诉他:“老婆婆是上了我这辆车,但她在旭日玩具厂那个站下车了。”

  老张马上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位于武江区西联镇的旭日玩具厂一带,百般打听一直到了深夜0时,却始终没有婆婆的确切消息。六神无主的老张抱着一丝希望回了家:“她会不会自己一个人回家了呢?”推开家门,里面一片沉静。

  辗转反侧一夜未眠的他第二天凌晨早早起身,又到西联寻觅婆婆。整整一天一夜,声音喊哑了、腰痛得站都站不起来了,可他还是没有找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附近一个铁路桥下的垃圾中转站工人,在看了婆婆的照片后,提供了一个有效的信息:“我确实看到她从这里走过去。”老张急了:“你怎么不拦住她?”工人说:“这个婆婆当时看上去昂首挺胸、走路风风火火,一点都不像迷途老人的样子啊!”

  报警后,老张查看了旭日玩具厂及周边的多个监控视频,终于在粤北二院往市区的方向、建设路往天子岭方向发现了婆婆的身影。一路追踪,婆婆最后出现在玩具厂围墙外的一条人车稀少的马路上,这条马路恰好前后都有摄像头。但令人不解的是,婆婆从入口处走进这条路后,出入口处的2个摄像头,都再也没有出现过她的身影。她就这样神秘地失踪了。

罗婆婆最后走失的画面。

  为了找到她,“花甲老人团”、无人机都来了

  婆婆消失的道路两边,一侧是高高的工厂围墙,还有一侧则紧邻天子岭。婆婆会不会是自己跑到了山上?亲朋好友、老张的老战友、老工友们都来了,他们沿着小路一路往山上搜索。这些热心人,有许多是退休后的花甲老人,在得知婆婆走失后,都二话不说、自告奋勇地前来找人。

  老张望着这一群老朋友们眼睛湿润了:“你们自己也是老人了,千万要当心啊!”有些年纪太大的老人,老张几经劝阻,才打消了他们要上山找人的念头。还有一位腿脚不便的老人无法前来,便在后方帮着老张编辑、打印寻人启事,分文不收。

  天子岭山上凡是有路的地方,人们都找遍了,依旧失望而归。山上不少偏僻之处,普通人很难涉足,但抱着“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的想法,家人找来了韶关市登山协会的志愿者们前往搜索。志愿者出动了多部无人机,反复搜索山头的隐秘处、小池塘等地,也一无所获。

  尽管警方、民政部门也先后介入调查此事,都始终一直没有眉目。在广州工作的唯一的女儿也回来和亲朋好友搜索多日,也一无所获。

  失望的老张没有放弃,他扩大了搜索范围,向毗邻西联的几个方向的乡镇、村庄一路找去。他印刷了大量的寻人启事,向每个路口附近的村民、对能遇见的的士司机、摩托车搭客仔都细细询问。

  尽管老张很着急,却始终没有在街头巷角大量张贴寻人启事,他宁愿自己抱着一沓启事用沙哑的声音逢人就问。老人说:“韶关现在正在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到处贴寻人启事破坏城市形象,我不能因为自己的家事而影响大局。”

  他还制作了几个大横幅,白天悬挂在西联通向其他地方的几个路口。老张每天早上5时多去悬挂,傍晚6时多收起来。他每天风雨无阻地从10多公里外的韶钢赶到西联,早上悬挂、晚上收起,从不嫌烦琐和奔波。老人说:“我担心晚上被环卫工人当作垃圾清掉了。”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图文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