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务员 > 新闻动态 > 正文

4岁男童疑遭人抱走 父亲走遍半个中国寻子19年

更新时间:2018-09-19 17:38点击数:文字大小:

  云南镇雄一4岁男童疑遭人设计抱走 父亲走遍半个中国寻子19年

  云南网讯(记者 熊强 实习记者 张彤) “生命不息,寻亲不止。”年过半百的男子陈万全将这句话打印在一件白色T恤和20多米长的宣传海报上。8月12日下午3点,云南网在昆明盘龙区一城中村里见到了这个满脸沧桑的男子,他仍在苦苦寻觅19年前被人“设计”抱走的二儿子陈国武,走遍大半个中国只为能再听到孩子叫他一声“爸爸”。

  陈万全个子不高,穿着整洁的蓝色衬衣,说着一口地道的昭通本地方言。

  从一处临街的门面进去,穿过漆黑的甬道便到了他的住处。这间不足十平米的房间内摆放着一张高低床,床头上放有一件皱皱印有寻亲标语的白色T恤,陈万全说这是他们的“活动服”。墙角的书桌里摆放着许多书籍,他说那是女儿陈运(化名)的书。当年儿子陈国武被人抱走时,这两个孩子正在同一张床上熟睡。

  借宿过夜的“亲戚”疑设计抱走孩子

  据陈万全介绍,他是镇雄村陈贝屯下营穆家院子人。1998年,他外出到昆明某矿山上打工,妻子与他闹矛盾,大儿子送去了外婆家上学,4岁零3个月的二儿子陈国武与不满2岁的小女儿陈运则在家由70岁的老母亲照料。

  8月14日下午,一年轻的女子敲开了陈万全镇雄老家的门,她自称是陈万全母亲娘家的人,卖烤烟路过村子想借宿一晚。由于其老母亲上了年纪,后辈众多,也一时想不出这个女子究竟是哪家的媳妇,但出于好心,还是收留了她。

  吃过晚饭后,老母亲将陈国武和妹妹陈运两人哄睡在老房子里,随后将她带去离老房子50米远的新房子里住。村里没路灯,一到晚上就漆黑一片,加上没修路,老母亲只能提着煤油灯缓慢行走,等她送完人折回到老房子时,发现床上只躺着陈运,陈国武却不见踪影,她立即返回去找那个借宿的女人,人家早已逃之夭夭。

  老母亲赶紧在院子里大声呼救,但没有一个邻居出来声援,“村子里的人哪能听不见,只是怕惹事,所以都不敢出来。”陈万全怀疑母亲中了别人的调虎离山计。

  “我是3个月后才知道儿子不见了,赶回家就一遍遍问我母亲事情经过。”陈万全说,当年通讯不发达,传消息基本靠写信。他是偶然在市集碰到老乡,对方质问他为何还不回家时,才知晓儿子被人拐走了,这个消息对他来说犹如晴天霹雳。

  他当时就去派出所报案了,但其二儿子陈国武至今杳无音信。

  失踪后相关照片离奇消失

  “这个孩子性子非常刚硬,我就怕他到了别人家里养不活。”陈万全忧心忡忡地说,当年为躲避严厉的计划生育政策,他带着二儿子陈国武和正怀三胎的妻子跑到了贵州,临行前,他叮嘱陈国武,“不管谁问起来,就说我是你四叔”,不满三岁的陈国武懵懵懂懂的点点头。到贵州后,抓计划生育的人找上门来,他们多次问陈国武,陈万全到底是谁,但他一口咬死称自己不是爸爸,是四叔。

  外出打工前,陈万全是一个走街串巷帮人拍照的照相师傅,他为陈国武也照有相片,后来儿子丢了想寻人想拿相片出来用时,却发现家里凡是有陈国武镜头的照片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连亲戚家保存的几个孩子合影也不见了。

  所以,在陈万全发布的寻子信息上,他只能用大儿子小时候的照片来代表陈国武。此外,他还把自己年轻时候的照片也放了上去,陈万全认为长大后的二儿子模样应该和自己差不多。

  儿子丢失后,陈万全在昆明不久就病倒了,整个人消瘦了10多斤,浑浑噩噩过了半年,与妻子也离了婚。

  2011年,陈万全母亲去世后,他就不再回镇雄老家,在昆明送报、送水、工地打工……目的是努力挣钱,一听说哪里有孩子的消息便第一时间赶过去寻找。

  寻子期间曾多次收到诈骗短信

  和电影《亲爱的》里那名丢失孩子的父亲遭遇一样,这些年,陈万全为了找孩子在各大网站都发过寻亲消息,甚至写上只要有人能提供孩子的有用信息,他愿意拿出5万元作为对方的报酬,对当年拐走孩子的人也既往不咎。

  于是,各种各样的短信纷沓而来,很多骗子给他发信息称,只要先汇3万块钱过去,就能提供孩子的下落,等找到孩子再付2万元。

  “很多次我都想相信了,这也是个希望,但理智阻止了我。”陈万全说,他曾独自一人去往贵州、攀枝花等地寻找。在贵州乘公交车时,有几个人在车上围着他,看着其手中的寻亲牌,陈万全以为遇上了想帮他的好心人,没想到这是转移他注意力的计谋。当他下车后才发现自己随身带的包被划开了一个大口子,钱包和证件全都不翼而飞了。

  “我当时太绝望了,坐在街上痛哭”所幸,好心的路人给他凑了30元钱,让他坐车回昆明。陈万全本身性格内向,不善言辞,有这次经历之后,他不敢再单独出门。

  两次认子均失败告终

  2004年,他听说昆明白龙寺儿童福利院来了一批无人认领的孩子,其中有名叫王小兵的孩子和陈国武极其相似,年龄也符合。他满怀希望的去了昆明市公安局咨询,对方告诉他需要回镇雄抽血。在此期间,他曾多次前往福利院想看望这个孩子,但都因没有亲属关系证明而被院方拒绝了。

  直到三年后,有人告诉他,他多年前去采的血样早就遗失了,所以才迟迟没有结果。

  2008年,他又一次在镇雄县公安局留了血样,而王小兵已经离开了福利院。“我追问过工作人员,但人家说孩子的去处要保密,不能告诉我。”陈万全心有不甘。

  2015年,陈万全又听说成都有一个跟自己年轻时候很像的孩子,他和大儿子坐飞机马不停蹄地赶往成都,“太像了,鼻子、眼睛跟我年轻时候一模一样,跟我走路的姿势也一样。”他边说边演示那个动作,情绪瞬间高涨起来,语气都轻快了几分。

  在他的口中,这名叫“龙生”的孩子跟自己走失的儿子年纪相仿,年幼时被拐走卖给一户人家,经常被打骂,于是逃跑坐了三天三夜的火车到了成都,这些年一直在流浪,“他也很希望有个家,一直叫我爸爸。”

  陈万全的大儿子在成都生病了,“龙生”忙前忙后为他找诊所看病,三人就像真正的父子一样生活了几天,陈万全也从心里认定这就是自己的孩子,在成都宴请了6桌,感谢这些年照顾那个孩子的街坊领居,所有人都在恭喜他,那是他寻亲这么多年来,最高兴的日子了。

  随后,两人一起去做了亲子鉴定,因等待结果需要一段时间,于是留了“龙生”的联系方式后他便折返昆明,期间他还打电话给陈万全称“爸爸,我想你。”

  不久之后公安局打电话告诉陈万全,两人不具有血缘关系,他的心又被重重地撞击了一次。陈万全再也不敢联系“龙生”,觉得自己已经伤害了他。

  “我也想认他,但是不能那么自私,万一他的父母也在找他呢?”陈万全说,现在这样,互不联系这是对两人最好的结果,他也在一直帮那个孩子扩散寻亲消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与他真正的父母相聚。

  19年走遍大半个中国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图文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