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务员 > 新闻动态 > 正文

离京的年轻人:舍不得北京 但北京不是我的全部梦想

更新时间:2018-09-19 17:39点击数:文字大小:

  命运送来这一城,凭什么不能重新追梦——

  去杭州

  2017年一季度,杭州已经超越北上广,成为人才净流入率最高的城市

  杭州的外地口音正在多起来。除了阿里巴巴这样的“巨鳄”之外,辐射周边的高科技布局正在吸引更年轻一代的创业者。而在其他大城市成功历练的前辈也在这个江南秀美之城找到了更理想的用武之地。为什么去杭州?理想的人文脉络,以互联网为特征的地缘经济,充满竞争和发展魅力的软环境,正在成为继北上广深之后的人才聚居地。

  2015年12月,北京海淀区某写字楼。因为重霾,霍仟看不清对街的建筑。下班,公交车迟迟不来。她只好挤地铁,花了两小时回家。进门还没喘口气,房东打来电话:房租涨价。她一下子哭了,人生怎么如此艰难?

  偏偏打开朋友圈,几个在杭州的同学正晒着蓝天白云的快意人生。当晚,霍仟和男朋友,这对已拥有北京户口且供职知名互联网公司的情侣,第一次认真讨论,是不是该离开北京了?

  2016年10月,杭州火车站。上海985高校硕士生郑叶,头一回从虹桥站坐高铁到杭州找工作。双脚踩到站台后,他脑海里莫名蹦出一句话:“以后这就是你定居的城市了,你要学会慢慢喜欢。”

  高中毕业后,郑叶的生活轨迹从未偏离上海。毕业季,上海一大企业早早给了offe。编程能力,使这个文科生简历出众。可郑叶最终的决定让同学大跌眼镜:去杭州。他不解释,就开始频繁奔赴高铁。

  2017年7月,上海杨浦区居民楼。30岁的余岳忽然接到猎头来电,对方称杭州某顶尖电商总部,有个与他经历、兴趣匹配的职位空缺。

  这些电话,像空降了一架天平:开疆拓土和岁月静好,二选一吧。余岳工作9年,已在上海买房,即将升任公司副总。并且就在前两天,女儿刚出生。“先别想太多,明天去杭州面试看看?”妻子支持他。

  等到时间落脚在2017年8月,霍仟、郑叶、余岳的纠结插曲,有了稍显圆满的逗号。杭州,打败了所有稳定而已知的选项,成为他们的新坐标。

  猎聘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一季度,杭州已经超越北上广,成为人才净流入率最高的城市。

  这些青年为什么选杭州?杭州又凭什么赢得他们?

  离开:我舍不得北京,但北京不是我的全部梦想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所接触到的,那些抛弃北上广、改道去杭州的年轻人,基本都会承认一点:对于“前任”之城,他们都曾笃信离不开,可到了后来,也的确做不到。

  “我们觉得两个人涨工资的速度,跟不上北京房价上涨的幅度。”霍仟直言,离开北京,房价应该是最关键的因素。当时的购房预算300万元,在城中只能买狭小破旧的二手房,更别提学区房了。再加上雾霾,继续执念于北京“对下一代不是很负责”。

  除了预见北京无法保证生活品质,某种工作氛围也令霍仟不那么喜欢。霍仟和爱人在北京都供职互联网公司,希望未来以电商为主要发展方向。霍仟当时上班的公司靠近中关村创业大街,工作日吃饭都会去那条街。“每天都听他们吹嘘,好像每天都会带投资人、有几个亿,这种风气我不是很认同。”

  在国内互联网公司中,霍仟和爱人偏爱阿里和腾讯,而两个公司核心力量分别落在杭州和深圳。霍仟评估了一番,杭州的房价相对温柔,环境良好,工作氛围相当理想,“能给愿意从事互联网的年轻人提供机会”。

  霍仟想起,爱人当年刚和她在一起时,曾问她觉得杭州怎么样?彼时霍仟对杭州毫无概念,便没有回应。如今想来,兜兜转转,竟回到最初那个默不作声的答案。

  今年7月底,张东瑶在个人微信公众号发了一篇《拜拜,北京》。“在北京待了两年,虽然已经离开,但是也没后悔。当初来北京就是希望自己的人生能够不设限,那如果非得在梦想前面戴上北京的帽子,不是又给自己的人生设限了吗?”

  事实上,写这封“分手信”时,她已经开启杭州的时间轴了。

  张东瑶是个“体验派”姑娘,骨子里有股闯劲。读高中时,北京是她最想去的城市。高考分数足够去北京读普通的本科,但张东瑶不想将就,选择了湖南的一所211大学。

  北京梦是不可辜负的。大三放假,张东瑶拉着一只箱子来北京实习,辗转了多家媒体,毕业后留京就业。“在北京两年的时间,不能说具体实现了哪些梦想,但这是一段重塑自我的时期,包括外表、见识、思想。”

  周围朋友都抱着“再待几年就离开”的心态,说北京是留不住人的。张东瑶如今离开,直接原因却并非逃离——因为男朋友在杭州读书、工作,她选择守住这份感情。至于北京,是一场有期限的体验,可以随时结束。

  张东瑶的“切换频道”相当麻利,北京租房尚未清空,她提着行李箱就南下面试了,一如两年前的匆匆北上。

  “我舍不得离开北京,但它又不可能成为我的全部,如果我把自己禁锢在北京,可能会失去另外一些精彩。”对张东瑶而言,杭州是一个与北京无异的平等选项。命运送来这一城,凭什么不能重新追梦?

  进击:杭州拥有“浪尖上的尝试”,相信未来不输上海

  顺利闯过了4轮面试,8月底,余岳就要暂别上海的家人,独自前往杭州解锁未知世界。

  “前东家最值得留恋的是职场关系。老板对我很好,还准备提拔。但没办法,那样一个家族企业,天花板显而易见,和杭州新型互联网公司不能比。”出乎余岳的意料,当他申请辞职时,老板竟报以充分理解——一生当中特别珍贵的机会没有几次。

  “去杭州的决策,沉没成本很高,做一个选择要放弃很多,比如我原来经营的强大的人脉,早先的种种投入。如今我到杭州,完全重新开始。”获得家人的支持后,余岳决定追随一次直觉。

  转战杭州后,霍仟和爱人入职同一家电商公司。“在北京时的生存压力、通勤压力,现在都不需要考虑了,我们能享受工作本身的乐趣。”

  霍仟记得,初到公司所在的电子商务园,感觉“好偏僻”,周边环绕着村庄农田。结果站到门口,进出往来的皆是豪车。之后她听说,“阿里系”的不少网红店主也默默“隐居”于附近。

  “我们老板出生于1986年,中高层管理者里面有25岁、29岁的。员工非常年轻,最小的是95后,大家很有激情和活力。以前在北京,同事只是严肃聊工作;在杭州,群里同事聊着聊着就甩出表情包来,很萌很潮的那种,每天像‘斗图’!”一样从事互联网行业,杭州却带给霍仟浓郁的青春气息。曾经,她和同事们习惯穿着高跟鞋与职业衬衣上班;而今到杭州,换上了随意的平底鞋、文化衫。

  杭州,引领一批年轻人奔向理想事业的下一站。

  郑叶是浙江金华人,本科和研究生岁月通通献给了上海。今年毕业季,郑叶拒绝了上海企业的offer,签了杭州一家国企。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图文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