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务员 > 新闻动态 > 正文

救援队坚持19年祭扫19位抗洪烈士 曾用抗洪遥祭

更新时间:2018-09-19 17:46点击数:文字大小:

  7月28日上午,武汉长江救援队队长张建民在群里发了个帖子。

  “老时间、老地点集合,有谁一起去簰洲湾,请留名。”

  “我去!”

  “算我一个。”

  很快,14人名单出来了。他们代表救援队几百名队员去簰洲湾祭扫。

  按惯例,他们“八一”建军节当天清晨从武汉出发,上午到簰洲湾九八抗洪烈士陵园祭扫,随后入江游回武汉。

  我们是去看战友的

  救援队的周汉明是1999年第一批去簰洲湾祭扫的队员之一。

  “第一次到陵园,心里很难过。陵园墓碑正面有烈士的遗像,都是年纪轻轻的,为了抢救老百姓的生命献出自己的生命,我很崇敬他们。”

  周汉明回忆,那一年,他们有四五个人,建军节当天,他们买了一挂10万响的鞭,在墓碑前炸得很响。“我自己当过兵,对军人有天生的亲近感。纪念他们也是在激励自己,救人也不分穿军装与否。”

  “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采访中,张建民的手机响起,铃声是这首激情燃烧的军旅歌曲。虽没当过兵,从小在部队大院长大的他骨子里就有军人情结。

  “他们因洪水救人牺牲,我们在长江救援,也可能随时面临牺牲,从这点看,我们应该是‘战友’,去祭拜他们,也理所当然。”

  他们都是用生命守护生命

  一条江将武汉和簰洲湾连在一起。

  一群勇于牺牲的英雄将武汉和簰洲湾连在一起。

  簰洲湾,有“万里长江第一湾”之称,长江防洪重镇,武汉防洪的最后一道屏障,民间素有“簰洲弯一弯,武汉水落三尺三”之说。

  但它的真正“出名”,是1998年那场特大洪水。

  当年的8月1日,簰洲湾溃口,洪水以7米落差倾泻而下,30余村庄6万百姓危在旦夕,数万解放军战士立即投入抢险。溃口时,高建成所在的连队有68人,却只有15件救生衣和14个救生圈。这个时候,意味着谁拿到救生衣或救生圈,就有生的可能。作为指导员,高建成喊道:“将救生衣和救生圈,让给不会游泳的,干部、老兵让给新兵,党员让给群众!”“我不要,让给别人!”这样的话,在当时部队各辆车上都能听到。洪水肆虐,19名参与抗洪抢险的解放军官兵牺牲。

  冬泳救援者不是解放军战士,而是志愿者,准确地说,他们是普通人。

  “簰洲湾烈士都是年轻人,水性也未必都好,但百姓有难,他们毫不迟疑,我们水性好,看到有人落水,你怎么可能袖手旁观?”长江救援队原队长俞关荣说。冬泳队员长年在长江游泳,一旦有人遇险,大家都会鼎力相救。长江救援,同样是以命博命,用生命守护生命。2010年,冬泳队员成立了志愿性质的长江救援队。常年护卫在长江汉水之滨。如今注册者超过300人,上千人自动参与值守。这群以50后、60后为骨干,在江水中泡了几十年的队员,救援能力不容置疑,能在每秒三四米流速的江水中,30秒内救起落水者。

  但是,水下极其危险。2014年10月25日,长江救援队队员陈忠贵为救溺水青年,两次下水,青年获救,他不幸牺牲,也是救援队迄今牺牲的唯一一名队员。长江浪大水急,即使会游泳,不熟悉长江的禀性,也极容易出现危险。他们每次下水救人,就是一次搏命,毕竟不可测的危险随处可见。

  用自己最擅长的方式纪念烈士

  “你们的壮举,在人民心中筑起了一座永久的丰碑。

  你们的英名,永远存留在我们的心中。

  你们的精神,永远激励着我们的人生。

  呜呼!壮哉!

  我们武汉人永远不会忘记你们! ”

  ……

  这是“九八抗洪”10周年时,长江救援队原队长俞关荣在祭扫时留下的文字。

  “路边有好多野花,我们特意摘了一些,扎成一捧捧花束……我还在墓碑前读了这些文字。”俞关荣回忆,队员们准备得很充分,每人都带有水、干粮、盐蛋、防晒物品,他们是要用自己最擅长的方式来纪念抗洪牺牲的英烈们——从当年簰洲湾溃口处游回武汉。

  为了不影响航道,队员们依次入水,选择江边靠近航标灯、没有船舶行经的一侧,纵向60多公里,在金口沙洲洲尾歇息了20分钟。

  俞关荣说:“开始我还担心队员阿肥,虽然经过两年的锻炼,但他的体重一直没有下去。可是,两个多小时快游到金口时,他依然紧跟着大家,没有疲倦的样子,可能是有一种精神在支撑着他吧。”

  这种特殊的方式,一直坚持到现在。

  游过白令海峡、琼州海峡的泳士周汉明说,每个人都是血肉之躯,越是会水,越知道水中救人的危险性。20年了,长年坚持水中救人,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我们也曾有过害怕,还有过后怕,所以我们每年都要去簰洲湾,看到烈士墓,看到年轻的遗容,我们的心坚定了。每年的祭扫,也成了我们坚持的动力。

  最特殊的一次祭扫

  “我们长江救援队这么多年来,就只有去年没有到现场,我们都去抗洪了。”郝振海说起那段抗洪经历至今仍然刻骨铭心,20多名队员驰援新洲、荆门、天门等地抗洪救灾前线,前前后后奋战23天,安全转移群众1000余人。

  去年7月2日清晨,他接到张建民队长电话,说新洲三店东河堤溃口了。形势紧急,他二话没说就直接开私家车过去了。一同前往的还有多名队员。现场一片汪洋,大家调来救援船只,花了两天时间搜救被困人员。刚从新洲回来,紧接着又参与到武金堤和南湖的城市排涝抢险。

  7月20日,来不及歇口气的队员们又投入到新一轮抗洪救灾中。当晚9点,在荆门屈家岭一带,面对杨沣医院里30多名病人和医生的呼救,11名队员驾驶3艘冲锋舟被激流逼得进退两难。3个多小时的救援,他们把床单撕成布条,用铲车把被困者一一解救出来。

  周汉明说:“去年我们没有到现场祭奠,但我们并没有觉得遗憾,在抗洪救援的现场,我们用相同的抗洪抢险的行为,遥祭先烈。”

  记者汪甦 刘丰 杨京


图文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