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务员 > 新闻动态 > 正文

高温下的飞机维修工:零距离接触超100℃发动机

更新时间:2018-09-19 17:50点击数:文字大小:

  昨日下午2时,记者来到长沙黄花机场机坪。温度计显示,机坪温度达到60℃。一架从乌鲁木齐起飞的南方航空公司(以下简称南航)CZ6889次航班经停长沙黄花机场,停靠1小时后继续飞往深圳。

烈日下,张军避无可避,瞪大眼睛,直直盯住发动机运转情况,直到确认内部一切正常。均为长沙晚报记者 王志伟 摄

烈日下,张军避无可避,瞪大眼睛,直直盯住发动机运转情况,直到确认内部一切正常。均为长沙晚报记者 王志伟 摄

  飞机从跑道滑行至指定停机位,南航湖南飞机维修厂机务航线维护工程师张军用6个轮挡挡住飞机前后起落架,又将5个防撞锥安放在两侧机翼附近。与此同时,廊桥缓缓靠近机舱,勤务人员从机头下方取出通话设备,与机长确认飞机状况。

  一切就绪后,张军拿出一份放行检查单进行绕机检查。从机头走到右机翼,再由机尾行至左机翼,张军绕行飞机的路线、每一步站的位置,都按放行检查单程序化执行。

  检查轮胎时,上半身趴在滚烫的地面

  “主要是望、闻、问、切,只要发现零部件超过工卡所给的标准时,就会动用工具进行检测。”张军说,放行单上列出超过50个子项目,比如查看飞机外部有无缺陷,有无油液渗漏,轮胎发动机是不是状态良好等,每做完一项检查,他就在放行检查单上对应的项目后签名。

  “飞机的轮胎之间容易夹杂异物,得仔细查看。”张军边说边蹲下身子,双手撑住滚烫的地面,透过起落架两个轮胎之间的缝隙,仔细查看里面的情况。因为轮胎之间的空间狭小,离地面较近,张军几乎将整个上半身趴伏在地面。

  “轮胎漏气也是有的,我们只能尽快更换。”张军说,为了确保飞机尽可能不延误,更换轮胎是由多名机务维修人员协作完成。“轮胎在落地滑行中产生了大量热量,加上高温,持续拆装十分钟就会感觉脱水。我们一般互相交替进行,当一个人感觉到热得不行的时候,另外一个人会顶上。”

  发动机如同火炉炙烤着四周

  在右机翼,张军拿出专用器材,插进发动机侧面一个1厘米不到的针孔,查看发动机内部的情况。他走进发动机尾部,尾喷处腾腾热气扑上面门,让人感到阵阵晕眩。

  “别用手擦,你眼睛可能会红肿发炎的。”发动机如同火炉炙烤着四周,汗水流入记者和张军的眼睛中。记者看到,张军避无可避,侧着脸,瞪大眼睛,近距离直直盯住发动机运转情况,确认内部一切正常。

  “这趟航班还得飞往下一站,我们得在短时间内做完50项检查。”在20分钟的时间内,记者跟着张军围着飞机这个“火炉”完成放行检查项目。

  另一方面,随身携带的温度计也在刷新着纪录:机坪温度达到60℃,飞机轮胎处空气温度超过100℃,发动机尾喷处空气温度达到200℃……

  据了解,自本月民航进入暑运旺季,长沙黄花机场每日完成航班起降达500架次左右。“仅南航一家日均航班量就达100架次左右,每个飞机维修人员每天得检查14架飞机。”南航湖南分公司相关负责人说,飞机起降前后的检修关系到乘客的安全,容不得一点马虎。

  长沙晚报首席记者 吴鑫矾 通讯员 成江瑜 刘恒


图文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