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务员 > 新闻动态 > 正文

长沙火车站工人在50℃铁轨间奔跑 汗水瞬间被蒸干

更新时间:2018-09-19 17:52点击数:文字大小:

  昨日中午,一列开往成都方向的列车驶入长沙火车站。车上,乘客凑在水龙头前,用冷水冲脸祛暑;车下,长沙火车站上水班班长刘建军在温度超过50℃的铁轨之间奔跑,将一根根水管插入车厢的注水口。

刘建军正在给列车注水。均为长沙晚报记者 王志伟 摄

刘建军正在给列车注水。均为长沙晚报记者 王志伟 摄

  “过站列车短则停靠3分钟,长则6分钟,我们得在停车的第一时间给列车‘解渴’。”今年52岁的刘建军在这个岗位干了18年,是地道的老口子。

  来到一节车厢旁,刘建军把头埋进安全帽的阴影中,麻利地从铁轨旁的水井上抄起十多米长的水管,吃力地将水管插进注水口,开始注水。

趁着工作的间隙,刘建军擦拭额头上的汗。

趁着工作的间隙,刘建军擦拭额头上的汗。

  “4名上水工负责一条股道,一列列车一般有16至18节车厢,每节车厢可以装1吨水。” 刘建军说,“我们动作快一点,列车就能多装一点水。”

  顾不得喘口气,刘建军又马不停蹄地跑向另一节车厢,直到完成整个上水过程,目送列车出站。

  “K1074次列车准备上水。”来不及休息,对讲机里传来新任务。

  “这是长沙站开出的始发列车,我们在开车前50分钟就要进行上水作业,确保车辆满水发车。”刘建军说,暑运期间客流集中,天气炎热,车上旅客洗漱、吃喝、冲厕等都要用水。相比高铁动车组列车,普速列车用水量更大,“如果不把水箱加满,旅客用水很难撑到下一站。”

  刘建军从井位拔出水管,拧开井盖上的阀门检查水压,白花花的自来水喷射出来,溅在刘建军身上。

  “这种环境下,冷水晒在身上的滋味一点也不好受,它和汗水混在一起,瞬间被高温蒸干。”刘建军用手指着铁轨告诉记者,“在太阳的暴晒下,铁轨温度要比室外温度高上不少,最热的时候,铁轨温度接近60℃,不断有蒸汽从铁轨上冒出来,犹如天然桑拿。”

  “和高铁站不同,普铁站是开放式设计,日晒雨淋是常事。”广铁集团长沙车站客运车间副主任文敏纲说,普铁列车是24小时开行,只要不是遇到闪电、雷雨等恶劣天气,上水工就得轮轴转,保证过往列车的用水需求。

  目前,长沙站客运车间共有上水工52人,从7月1日调图开始,车站每日给水列车达到156列,给水车厢共计2400节左右。

  长沙晚报首席记者 吴鑫矾 通讯员 刘毅 甘丽莎


图文信息